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纵览
 
南水北调报:华北压采地下水补贴用于南水北调实为上策
2017-04-14

  华北平原目前面临着两大问题:一是华北特别是河北省平原地下水超采严重;二是玉米生产过剩、价格较低,农民增收困难,面临着农业供给侧改革问题。

  如何减少地下水超采的同时保持和增加我国优质小麦生产?华北应逐步将压采地下水补贴用于南水北调,即在节水的同时多从南水北调中线调水,稳定增加优质小麦生产,实现粮食安全、经济生态共赢。

  华北超采多 国家补贴大

  水利部数据显示,目前全国地下水超采区达30万平方公里,超采量约170亿立方米,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。华北平原深层地下水已形成了跨冀、京、津、鲁的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,华北很多城市的地下水开采量已占总供水量的70%以上。

  据统计,截至2013年底,河北省累计超采地下水1500亿立方米,面积达6.7万平方公里,均占全国的1/3,相当于200多个华北地区最大淡水湖白洋淀的水量。

  《河北省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规划(2014—2030)》决定治理重点为黑龙港流域面积3.6万平方公里。目标是到2017年退减地下水超采量42亿立方米,压采率达到70%,城市市区地下水位明显回升,区域地下水位下降速率明显变小,丰水年止跌回升。到2020年退减地下水超采量54亿立方米,压采率达到90%,太行山山前平原浅层水位小幅回升,地下水漏斗中心水位回升、面积减小。到2030年地下水超采量全部得到退减,基本实现采补平衡,地下水漏斗中心水位大幅回升、面积减小。

  早在2014年1月,农业部就试点了华北地下水严重超采区治理。2016年6月,农业部会同中央农办、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国土资源部等联合印发了《探索实行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方案》。其中在河北省黑龙港地下水漏斗区季节性休耕100万亩。技术路径是连续多年实施季节性休耕,实行“一季休耕、一季雨养”,将需抽水灌溉的冬小麦休耕,只种植雨热同季的春玉米、马铃薯和耐旱耐瘠薄的杂粮杂豆,减少地下水用量。休耕补助标准为与原有的种植收益相当,不影响农民收入。黑龙港地下水漏斗区季节性休耕试点每年每亩补助500元。

  根据财政部公告,三年来,中央财政对河北省地下水超采治理工作总计投入167亿元,分别是2016年53亿元、2015年51亿元、2014年63亿元。

  潜力有限 思路待变

  2014年以来,河北省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区地下水下降趋势得到一定遏制。2016年度试点区将累计形成农业地下水压采能力22.30亿立方米,占试点区农业地下水超采量的54.8%,其中新增压采能力7.08亿立方米。2014年度、2015年度试点已形成压采能力15.22亿立方米。

  2014年12月至2016年12月,南水北调中线给河北省输水4.2亿立方米,主要是城市用水。

  从2014年1月到2016年12月,河北省城市(4.2亿立方米)和农区(22.30亿立方米)压采能力累计是26.5亿立方米。国家三年投资167亿元给河北省换取了26.5亿立方米的压采能力,即每1立方米压采能力花费了国家6.30元。

  算自然账,因河北省多年平均降雨仅500毫米左右,如果要保持农业可持续和京津冀协调发展,在没有外源调水的情况下,靠雨水恢复地下水是很漫长的历史过程,压采地下水潜力有限。

  算经济账,河北省发改委、省财政厅和省水利厅联合下发《关于南水北调中线一期配套工程供水价格的通知》,南水北调供水河北统一水价2.76元每立方米。按此计算,如果使用167亿元从南水北调中线调水,可调水60.5亿立方米,是三年累计压采地下水26.5亿立方米的2.28倍。

  其实质是,给河北省额外增加了60.5亿立方米水资源。即平均每年投入50多亿元,可给河北省年增南水北调中线调水18亿立方米,是河北省每年超采地下水50亿立方米的三分之一多。如果国家能够坚持十年,十年累计投资500亿元,可以给河北新增水资源180亿—200亿立方米,在一定时期保障河北省可持续发展,对保障京津冀协同发展作用巨大。

  两项投资对照来看,在实行节水的同时,通过思路转换,将压采地下水补贴用于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补贴,将提高两倍多的效益、增加两倍多的水资源量。

  补贴改用 增加效益

 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设计平均年调水量将达到95亿立方米,扣除沿途的蒸发渗漏损失,实际收水总量为85.3亿立方米,其中河北省30.4亿立方米。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消息,一期工程自2014年12月正式通水以来,累计输水60.9亿立方米,惠及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河南沿线省市的18座大中城市4200多万居民。另外,地下水水位下降趋势也得到遏制,部分城市地下水水位开始回升。

  从目前调水量来看,实际两年累计调水的60.9亿立方米,还不到设计年均可调水95亿立方米的2/3,说明南水北调中线的调水潜力还远没有发挥。就河北省而言,累计输水4.2亿立方米,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地下水超采问题,沿线受水区缺水状况得到一定程度缓解。但年均2.1亿立方米,仅是原设计每年30.4亿立方米的1/15。

  南水北调中线自流调水,相对花费少、效益高,但只是城市用水。如果将河北省压采地下水补贴变为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补贴,则发生质的变化。

  在目前南水北调中线水资源尚未充分利用的前提下,在华北地区需要发展优质小麦的现实需求下,鉴于冬小麦抗冻在华北秋冬春三季有保护生态环境、抗旱节水及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多重功能,华北将压采地下水补贴逐步用于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应为上策。近3—5年将每年约50亿元的压缩超采地下水补贴用于各种节水工程和蓄水工程建设,后五年逐渐将其改变为从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补贴,可年新增调水18亿—20亿立方米。

  在华北平原年均500毫米降雨的基础上,按每立方米水(1.5毫米降水)生产0.75公斤小麦计算,将每年新增优质小麦10亿—15亿公斤、五年新增小麦50亿—75亿公斤、十年新增500亿—750亿公斤,将在很大程度上保障我国粮食安全,还可以促进其他农副产品的大发展,促进华北地下水漏斗区水位上升及生态环境改善,保障京津冀经济可持续发展。

  (作者单位: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农业资源研究中心)